<progress id="16161"></progress>
    1. 中國領先的獵頭機構

      全國各地對人才的爭奪日趨白熱化
      來源:未知 ??發布時間:2016-07-27

        無論是深圳速度還是深圳質量,背后都需要人才的支撐。當年的“孔雀東南飛”,人才從中西部向深圳等東南沿海流動,給這些地區的發展帶來了強大的動力與活力。如今,在從深圳速度向深圳質量轉型過程中,人才的作用更為關鍵,尤其是如何引進、留住以及培育高素質人才。

        7月7日,《深圳經濟特區人才工作條例(征求意見稿)》發布,允許事業單位科研人才一定期限內保留身份在深圳創業。這不禁讓人聯想起近30年前深圳一條打破藩籬的人才政策。

        1987年,深圳市出臺《關于鼓勵科技人員興辦民間科技企業的暫行規定》,規定深圳的科技人員,即使在深圳沒有戶口也可以注冊民營企業。文件公布后,兩三個月內吸引了幾百家企業登記注冊。

        曾任深圳科技局局長的郝春民回憶稱,在這一文件的助推之下,深圳形成了蔚為壯觀的“孔雀東南飛”。日后,華為總裁任正非也承認,1987年的文件確實對華為的最初創業起到了很大的刺激作用。

        依靠先行先試的政策創新打下時間差,被認為是深圳吸引科技人才并建立科技領先優勢的一大原因。

        將近30年后,創新驅動成為全國各大城市的發展共識,各地對人才的爭奪日趨白熱化,深圳如何繼續構筑人才高地?

        人才預算不封頂

        在深圳灣創業廣場的微漾孵化器,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見到了一個做手機功能和裝飾模塊化的硬件創業團隊Nexpaq,它起初是一個德國眾籌平臺上的項目,現在來到中國做研發。

        為何選擇深圳?來自德國的市場主管Steve Safarowic介紹,深圳有完備的電子資源配套,并且有很多工程人才。

        深圳開放創新實驗室聯合創始人李然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國外買元器件要等3個月,相比之下,深圳稱得上是一個硬件天堂。”

        憑借著硬件優勢,在全球科技合作中,深圳已經占有一席之地,深圳的企業也正在走向創新產業鏈的上游。

        6月22日,中國企業全球化創新大會發布一份“深圳十佳新銳型全球化公司”榜單。入選企業中,大疆在民用無人機市場占據了全球70%的份額;光啟的超材料專利申請量占該領域專利申請總量的86%;華大基因在國際基因研究的馬拉松賽跑中位于第一梯隊。

        原生、引領式的創新,使得企業得以依靠技術本身的力量吸引國際背景的人才。高科技人才往深圳聚集的背后,離不開官方對人才戰略的重視。

        深圳市委書記馬興瑞曾說過,深圳最最關鍵的就是把人才聚攏來、作用發揮好。把人才這個資源用好了,深圳就能永遠走在前面。

        7月7日,《深圳經濟特區人才工作條例(征求意見稿)》發布,其中一條引起關注的是:允許事業單位科研人才一定期限內保留身份在深圳創業。

        作為國內最早出臺高層次人才認定和引進辦法的城市之一,深圳對引進培養的杰出人才給予100萬元工作經費和600萬元獎勵補貼,對其他高層次人才給予最高300萬元的獎勵補貼。

        2011年,深圳推出致力于引進海外高技術人才的“孔雀計劃”項目,對納入該項目的個人或單位,提供獎勵補貼、居留落戶等待遇,團隊可獲得的專項資助達8000萬元。

        深圳清華大學研究院技術創新部部長昝成是今年新引進的“孔雀”。“深圳對創新的重視程度在全國城市中堪稱典范。”他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自己就是一個典型的政策受益者,從美國回來后到深圳,房子是政府解決的。

        據深圳市長許勤介紹,“十二五”以來,深圳累計引進國家“千人計劃”相關人才154人,孔雀計劃1539人,留學及各類人才超過68萬人。

        高端人才之外,深圳也在擴大政策覆蓋面。今年3月,涵蓋81條政策的、普惠型的《關于促進人才優先發展的若干措施》出臺。據了解,2016年起深圳市級財政每年拿出44億元用于人才工作,相當于2015年預算的2倍多。

      五月婷婷色老头